首页 > 戏剧歌舞 > 正文

一顶顶盔帽,面子里子都是功夫

2020-07-31 21:38:25 来源:洁洁网

为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,上海昆剧团下月起推出“临川四梦”系列演出,《牡丹亭》 《紫钗记》 《南柯梦记》 《邯郸记》4台大戏将在舞台上完整呈现。眼下,昆团的排练厅里演员们正轮番苦练;而另一边,服装道具也在加紧制作。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介绍,仅 《南柯梦记》 这出戏新制的戏服就有100多套、盔帽40顶。

在这些装备中,一顶顶串着珠子、缀着绒球、亮闪闪的凤冠王帽最是引人注意。这些家什的“掌门人”,便是造型设计团队中的盔帽师傅。

他们要凭借自己对演员、剧目的了解和对制作工艺的研究,对传统图样进行改良,设计出更有特点甚至独一无二的行头,为角色添彩,而演出间师傅们勒头、戴盔帽的手艺,更决定着演员舞台上的表演效果。

让原本趴着的蝴蝶“立起来”

做盔帽这门手艺不简单。上昆盔帽师傅窦云峰,从业半个世纪,他见证了盔帽制作工艺的变化:“从打样、立粉,到点翠、装配,样样都有讲究。”

打样,就是设计盔帽造型。凤冠、纱帽看似都是固定的行头,其实需要根据演员的身型和演出要求有所改良。比如现今旦角的盔头,南方的京、昆院团多沿用梅派的行头,而在北方沿用的则是张君秋一派。当时男旦身形高大一些,所以他们的盔头相对较大,如果依葫芦画瓢,就会出现舞台上凤冠大小和女演员肩宽一样的情况,整体造型失去了比例。

窦云峰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。上昆武旦老艺术家王芝泉当年排演 《三打白骨精》,演出时戴的七星额子,就是他根据她娇小的身形重新改良的。不仅盔头的尺寸缩小,就连上面的绒球也削减个数等比例缩小,提高支撑绒球杆的高度,让整个盔头又拔高了一些,显得人更挺拔。后来,他又根据王芝泉排演的一系列剧目,改良设计了女帅盔、风帽、蝴蝶盔等一系列行头。每处改变都独具匠心,例如 《扈家庄》中王芝泉戴的蝴蝶盔上,装饰的蝴蝶原本是趴在帽子上的,为了更显精神,他把蝴蝶竖立起来,这个造型被沿用至今,立起来的蝴蝶盔也成了上昆的独创。这些微小的变化,台下的观众未必能感觉得到,却对演员的表演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。

立粉,这一步如同蛋糕的裱花,就是在帽胎上勾勒出花纹,随后涂胶贴上银箔、金箔。这道工序讲究的是粗细均匀,速度快慢要掌握适宜得当,以图案干净,不堵帽胎上的铁丝网眼为佳,用量手劲儿也要掌握,手一抖就是一个疙瘩。胶水黏性效果也要把握好,工艺差的盔头直至演员演出时还在掉银箔粉。点翠,如今叫点绸,把绸制的图案贴在盔头上。旧时用的是翠鸟的羽毛,如今翠鸟成为国家保护动物,就以翠绿色的绸缎替代。雏形有了,最后就要装配珠子、绒球、抖须等部件。

洁洁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