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小说

2020-09-14 11:00:38 来源:洁洁网

《》小说上线啦,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凉生姜生的小说,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。嗯,短信里,我没有告诉北小武,因为凉生的一场子虚乌有的大病,让我得知了我和凉生居然没有血缘关系。

内容精选:

清晨,手机铃声骤然大作。

几乎是同时,我哭喊着“天佑”的名字醒来,周身一片薄汗,整个人起伏不定,一抹脸,全是泪。

原来,刺目狰狞的血,四分五裂的他,一切只是一场噩梦。

我骇然地呆在床上,魂魄尚未入体,内心五味杂陈。

冬菇爬在一旁,故作懒态却警惕地望着我,见我只是不停地喘息,它舔了舔猫爪,继续趴着睡觉去了。

寂寞的清晨里,我呆坐在床上,望着偌大的房子,心中无限悲凉,似乎依然未能从刚才的噩梦里清醒过来,任凭手机铃声反复响起,只是觉得嗓子堵得想哭。

窗纱晃晃悠悠地飘,他又入梦来。

我拿起床边的药,吞了下去,喝了一口隔夜的凉水。这是有镇定作用的处方药,医生嘱咐过我要少吃,但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,我却不得不日日与它为伴。

唉。

谁愿意这样啊?

我也曾是一机灵快乐,时不时傻帽一把,但总体还属于有点个性、有点智慧的主儿啊,怎么就给岁月蹉跎成了这苦海无边、回头也不是岸的傻帽女青年了呢?

我从小五讲四美,爱国爱党爱社会,除了欺负过北小武,咬过何满厚屁股,小学时为凉生偷过十元钱,基本不做什么太坏的事儿。读书基本用功,用情基本专一,做事基本认真,爱生活,爱美食,爱八卦,爱巷子弯。做过的最大的坑爹的事情,就是被命运推着试图去爱一个叫程天佑的男人,但却落了个两败俱伤、呜呼哀哉,他远走天涯,我独自凄凉。

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几点严肃的问题:第一,不要试图用一个人代替另一个人;第二,如果另一个人是万人迷,那么你很快将会知道,伤害一个万人迷的代价就是被千人唾弃万人责骂;当然,最大最严肃的问题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,那就是命运想玩你的时候,你是逃逃不过,躲躲不了。它能让你欲仙欲死、欲罢不能,不折磨到你家破人亡、哭爹喊娘,也要折磨到你精神分裂、无处可藏,直想报复社会。

唉。

医生的话还是要听的,这镇定剂的副作用果然大啊,让人容易间歇性大脑思维莫名紊乱,臆想不断,兴奋得就跟喝了两碗鸡血,外加两碗十全大补汤,外加景阳冈上的三碗不过岗。

突然,中断的手机铃声不知第几次地又大作起来,我这才发觉自己忘记接电话了。

这铃声是北小武这朵奇葩离开时给我设定的,这首他深爱着且令他欲罢不能的《求佛》,最初我是死活不肯的,可几乎都想拿板砖呼他熊脸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小九——

那个他将要去找寻的不知在何处的妖精。

因为,这首在朋友群里被奉为神曲的歌里的一句,“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,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”打动了我。

或者说是,不知道今生能不能再见面的北小武和小九打动了我。

我拿过手机,一看电话,呆了,居然是北小武这货!

这货前段日子远游天边,说是要做吟游诗人,寻找小九。

这货的手机一般是欠费停机状态,而且这货还跟我们提前打好了招呼,说,哥没了娘亲,爹又不要,穷啊,你们要是谁想我,或者发生了死了没人埋需要我来埋的情况,就给我手机缴上费,保准拨打成功!武子哥爱你们大家的哟!

我和金陵都给这祸害缴过费,可没等我们打进去,这货的电话有钱后就直接处于占线状态了。

等啊等的,终于等到他不占线的时候,再拨打,这货又停机了!

这种坑爹的感觉,好想咆哮的说!

……

如此反复。

后来,我和金陵觉悟了,再也不干这种被北小武这货坑爹的事情了。但是因为是习惯,也因为朋友间的担忧,我给自己手机缴费的时候,总是不忘给他的手机缴费,虽然不怎么拨打,也没什么急事。

只是,我想,这货需要。

今天,这货居然主动来电话了,不知是药物的作用还是真的开心,我真快激动得哭了。这是第一次,他这么主动地给我们来电话,我简直都想拿支笔戳到日历上,记下这历史性的一刻了。

接起电话,我就只说了一声“喂——”,北小武就在电话那头劈头盖脸说了一通,靠,姜生,你怎么才接电话啊?!你是不是在和天佑搞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啊?!一大清早的,好好的两个年轻人,不热爱生活,畅谈理想,憧憬未来,爱党爱国爱人民,在床上搞鸡毛啊?……

我刚刚平复的心又在他无意的刺激下,突地难受了一下。北小武还不知道这段日子发生的一切,而这诸多的难堪,我也不想告诉他。

就在我刚要开口,想编个理由解释一下为什么才接电话的时候,北小武这货的思维跳跃度已秒杀了我,他叽里呱啦又是一通新的——哈哈!妹子,想武哥了吧!你武哥我最近要回来啦!准备好金子、银子、妹子,摆酒等我啊!……

我刚要说,好啊,好啊,你回来我们就给你接风,我也很想你……

北小武他……他的思维直接跳跃到了别处,没等我张嘴,他直接又是一通,哎,姜生啊,我说过我一定要把凉生带回你身边,可是大半年了,我却没有任何线索。唉,你不会怪我吧?我没找到小九也没找到凉生,我挺没脸回来见你的……

其实,关于凉生已安全回来的消息,我曾经发短信给北小武几次,只是这货的手机经常处于停机状态,大概并未收到。想想也是,若他知道,即使万水千山也会第一时间飞奔回来的。

我清了清嗓子,心想这个事情,我总该说得出口了吧,于是我说,那个,凉生……

北小武直接一句:医生来了,我回头电话你!妈的,真倒霉!上个月跑峨眉山上看猴子,结果被猴子推下山去了,摔得老子粉碎性骨折啊,真想索赔啊!幸亏命大,否则,哪里还能给你打电话!挂了!

——啪!

北小武挂电话的时候还不忘扯了一通,话筒彼端“嘟嘟”的忙音,让人想抓狂。

武哥,你姜妹我只是想说句话啊!

太坑爹了!

我在床上又发了一会儿愣,想起昨天陆文隽应诺我的,他说,今天凉生就可以出院了。

走下床,看着偌大的房子,还有床头柜上这所房子的钥匙,我想,我大概应该找个时间把这房子退还给天恩。

这是天佑的房子啊,这里的一橱一柜,一条毛巾,一个皂盒,哪怕是一个极小的物件,都残留着他的影子。

而今时今日的我,再也配不起他给的这些好。

眼泪涌出眼眶的前一刻,我狠狠地将自己的脸埋到了洗手池里,狠狠地搓。

原来,冷水的作用很妙,可以抑制住人的眼泪啊。

我去医院之前,给花店里的助手薇安打了一通电话,说是这两天有事,让她和店里的人多照看,又给北小武发了一条短信。

对短信的内容,我犹豫再三。

思忖了很久,只拼出四个字:凉生安好。

想了又想,又在后面补充上:其实,我以前转告给你过凉生回来的消息,但是你手机总是停机。我们都很想你,早些回来吧。另外,你的伤势重不重?需要钱的话,跟我说。

我发出这条短信后,就将手机扔在了床上。

因为要去医院,要去见陆文隽,要去看凉生……我现在的心情比较凌乱。我担心这条短信发出去之后,北小武会跟火烧了屁股的峨嵋山猴子一样,将电话拨打回来,而我此刻,根本无力应付。

嗯,短信里,我没有告诉北小武,因为凉生的一场子虚乌有的大病,让我得知了我和凉生居然没有血缘关系。

这样子,或许,对我们彼此都好。

在一个既定的结局面前。


校长学习平台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academy
洁洁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