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以一生起誓我爱你沈嘉歌段凌川小说

2020-08-01 21:31:46 来源:洁洁网

沈嘉歌段凌川小说名字叫做《》,这里提供以一生起誓我爱你沈嘉歌段凌川小说,人物形象饱满,值得一读。以一生起誓我爱你小说精彩节选:这一晚上,先是晾着他们不管,却上了一壶天价茶,又引他们来这个院子,点了菜却故意不上,现在又开始在账单上动手脚。

《以一生起誓我爱你》精选:

沈嘉歌也立即看向傅昭,“可是你还没有吃东西……”

傅昭冲沈嘉歌安抚一笑,又对服务生重复了一遍,“结账。”

服务生此时反应过来,将手中的账单递了过去,傅昭接过一看,眉头立刻拧紧了。

沈嘉歌抬头去看,被账单末尾那个数字吓得双眼顿时瞪大。

傅昭此刻终于明白过来,眼底有些冷意,“贵店确定没有算错账?”

服务生冲他一笑,“没有算错,30克锦绣宫廷普洱,清代游龙颐合院,光是这一壶一间就够这账单上的大头了,您桌上的菜不过是零头而已。”

沈嘉歌此时也明白过来,面前这人是在刻意刁难他们。

这一晚上,先是晾着他们不管,却上了一壶天价茶,又引他们来这个院子,点了菜却故意不上,现在又开始在账单上动手脚。

服务生又对傅昭道,“这张账单在我们店里,只算得上是中流价位而已,傅先生带着朋友来吃饭,想必不会结不了帐吧?”

傅昭面色冷淡,他家底也算殷实,但他当初选了医学本硕连读,如今还没正式独立,家里的卡给他设了限制,如果是平常消费,他自然给得起,但眼下这个数字,他只能先给家里打电话。

可是男人的自尊心让傅昭不想在沈嘉歌面前这么做。

包厢里的气氛陷入了僵持,服务生仍然低着头,一脸谦卑地站在傅昭的身边,等着他结账,而傅昭的神情越来越冷。

沈嘉歌坐立不安,咬了咬下唇,她再次打破沉默,“我来付吧。”

她轻柔的声音一出,房内两人同时看向她,傅昭神色一僵,站了起来,“不用,我来吧。”

他伸手欲接过账单,服务生却避开了他的手,反而递到了沈嘉歌的手中,“那就麻烦这位小姐跟我去前台一趟。”

沈嘉歌接过账单,冲傅昭安抚一笑,“今天这次算我请客,下次你要请回来哦。”

傅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“嘉歌,不用了。你要怎么付?还是我来吧。”

“瞧不起人吗你?”沈嘉歌假意瞪了他一眼,推开他,匆匆跟上已经出门的服务生,怕傅昭跟过来。

跟在服务生的身后往前台走,沈嘉歌心中也是忐忑不安。以她的工资根本付不起这顿饭,但是她包里还有一张段凌川给的卡,她从来没用过,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,希望够刷今晚的这顿饭。

站在前台掏出那张卡时,前台小姐微笑着接过卡,然后在机器上一刷,沈嘉歌的心立刻提了起来。

前台小姐按下几个键,忽然看向沈嘉歌,“不好意思,小姐,您的这张卡需要持卡人的确认,您能联系到他本人吗?”

沈嘉歌一懵,她不知道段凌川给她的是什么卡,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。

“好,你等一下……”沈嘉歌掏出手机,轻咬下唇,开了机。

翻到联络人里段凌川的号码,沈嘉歌犹豫了一下,她极少主动给他打电话,而且这一次还是因为她要刷他的卡,她心里不免生出一股窘迫感。

身边前台小姐还有那名服务生仍然在看着她,她咬咬牙,最终还是拨出了电话。

手机那端传来“嘟嘟”声,沈嘉歌不由得屏住了呼吸,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后,那边终于接通了,随后是一个低沉磁性的男性声音淡淡地传入耳中。

“嘉歌?”

沈嘉歌心中一紧,半晌,她终于喏喏开口,“……段,段凌川。”

“嗯?怎么了?”那边低沉的男声像是大提琴优雅的音色,令沈嘉歌耳中一阵发麻。

沈嘉歌不知是因为段凌川的声音,还是因为从未有过的窘迫感,脸上发烫,忽然一阵紧张,“那个,我,我今天在外面吃饭。”

“嗯。”电话那端的男声听不出喜怒,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我想刷你的卡结账。”

那端陷入了沉默。

沈嘉歌在沉默里,脸越来越烫,窘迫感与羞耻感涌上心头,直到快要受不了的时候,那边再次淡淡开口。

“把手机给对方接听。”

沈嘉歌红着脸,将手机递给了前台小姐。

不知段凌川说了什么,前台小姐的神色忽然变得很恭敬,随后微笑着将手机递了回来。

沈嘉歌重新接听,听见那端男声淡淡道,“下次我重新给你一张卡。”

“不,不用了。”沈嘉歌急忙低声道,“我不需要。”

段凌川仿佛没听到她的回答,说,“在那里等着我。”就挂断了电话。

沈嘉歌握着手机不安地站在前台,没想到几分钟后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“嘉歌”,沈嘉歌回过头,见一个修长优雅的身影正从竹影疏斜间走来。

段凌川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,面色冷淡地从外间走进来,没有看沈嘉歌一眼,径直去前台的账单上签了字,然后回身揽住了沈嘉歌的肩,“回家。”

“等等。”沈嘉歌被他强硬地揽住往外走,却忍不住回头,“我朋友还在等我……”

“他自己会回去。”段凌川手下稍微用力,将沈嘉歌搂在怀中,走到门外停着的一辆宾利旁边,打开车门,让沈嘉歌坐了进去。

沈嘉歌极其厌恶段凌川这种强硬的做法,但他刚刚替她解决了一件麻烦事,她也不好意思再沉着脸对他。

段凌川沉默地开着车回家,沈嘉歌在心中想,只能回去之后再给傅昭道歉了。

想起傅昭,今晚的事情再次浮现在她的心里,她忽然扭头,打破沉默,“这家饭店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段凌川面无表情,“没什么关系,段家产业不涉及餐饮,你不是很清楚吗?”

沈嘉歌将信将疑,段凌川此时忽然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“不给我介绍一下吗?”他一个字一个字道,“那位,等在饭店的‘朋友\\’。”

沈嘉歌的心立刻提了起来,她几乎是惊慌地看了段凌川一眼,又立刻偏过头去,“没什么,没什么好介绍的……”

“你今晚刷了我十万,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?”段凌川淡淡道。

沈嘉歌觉得自己脸上发烫,车窗倒映出了她的脸,浮起了一抹红晕。

她窘迫地咬了咬下唇:“我会还你的。”

她本以为段凌川会笑话她,反正他一向以羞辱她为乐,没想到段凌川却微微点了点头,说了一声,“好。”

沈嘉歌讶异地微微瞪大眼,忽然从车窗倒映中,看到了段凌川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!

洁洁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