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小说相逢赠以清歌by巷尾的猫

2020-06-27 18:40:16 来源:洁洁网

看呗推荐小说《》by巷尾的猫,在这里,给您带来《相逢赠以清歌》最新章节目录,构思巧妙,情节动人,想看这本书的亲,千万别错过哟。他伸手过来拉我,但被我带着抵触情绪地躲闪开去。

《相逢赠以清歌》精选:

“妈……”

我有些局促地将她拽着的衣摆拉回,多希望她能不要再继续追问下去。

“舒钦,”一直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父亲,此刻也突然出了声,“我没指望你能给这个家里带来什么,也没指望你有什么出息,但至少你不要拖了家里的后腿。”

我被他带刺的话语弄得着实茫然,整晚没有歇息好过的大脑此刻跟一锅粥似的,乱得无法思考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“你自己好好想想,”母亲恨铁不成钢地拍着大腿直摇头,“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把项重给得罪了。”

“项重……”

昨晚的一幕幕猛地又浮现在眼前,以及我情急之下用水壶重重砸在了他脑袋上的那一下,目光顿时带了些闪躲。

见我迟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母亲顿时有些急了。

“你知不知道昨天大半夜,项重突然打电话到公司,说要把所有的投资都给撤走!”

我的眼眸不禁一沉,父亲的那个公司百分之八十的合同都是依附着项重而得来的,他这么一撤差不多是抽走了这个公司的主干。

或许,这反而是个机会。

“妈,就这样算了吧,”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,将额前的头发缓缓拨到了耳后,“我们又不可能依靠他一辈子。”

“算了?!”

“你说得可真够轻巧,”母亲的情绪立即就崩溃了,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,“没有项重你养得起我们吗,你能出入高档餐厅,能背着几万块钱的包跟别人逛着街吗,还不都是因为有项重给你钱!”

“那些东西我都可以不要,”我忍着身上不断传来的痛意,耐着性子同她解释,“妈,我跟项重之间不是你想象得那么简单,项重他……”

一想到昨晚的事,我就如鲠在喉恶心得厉害,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说得出口。

然而我没想到母亲会一脸理所应当地继续教训我:“项重都已经跟我说过这事了,男人嘛,总是喜欢新鲜,他想要玩些新花样你就顺着他的意思玩不就好了。”

“妈,你在说什么!”

我不敢相信这是从我母亲口中说出的话语,她分明就是默许了项重对我进行的羞辱,再一次将我推进了地狱。

“我不想听你再解释,”母亲摸出了手机强硬地塞到了我的手中,厉声命令道,“现在马上给项重打电话,求他原谅你!”

我实在是听不下去,推开了母亲塞过来的手机,转头望向了父亲:“爸,您劝一劝妈”

话还没说完,父亲就脸色铁青地将我给打断:“你妈说得有道理,你不要那么自私光是想着自己,也要为这个家庭多考虑考虑。”

疯了,他们俩都疯了,这分明就是要将我往火坑里推。

“公司的事会有办法的,我先去朋友家住两天,”我绝望地抽身想往门口的方向走,“你们先冷静一下再说吧。”

“你还想去哪儿你!”

母亲一把攥紧了我的手臂,抱着我的肩膀往后拖拽:“项重来接你之前,你哪儿都别想去,老老实实地在家待着!”

我脑袋还有些发晕,昨晚乱七八糟的事情折腾了一夜大半的体力都耗费得差不多,硬是被母亲拉拽着踉跄了几步。

父亲登时也站起身来,两三步跨过来推搡着将我关进了屋内。

“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,别总做出一些丢我们家脸面的事!”

他丢下这句话,便锁上门转身走了。

我苦笑着推了推房门,却也只是徒劳,究竟是我自私自利丢人现眼,还是他们被利欲熏昏了头脑。

身上没有手机,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关了多久,直到听到门外再次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,我才警觉地坐直身子,盯着那扇紧闭着房门。

门锁咔嗒一声被拧开,母亲笑逐颜开地打开门朝我招手:“舒钦,快出来,项总亲自来接你了。”

她那声刻意的称呼听得我头皮发麻,谄媚得就像是在给客人介绍小姐的老鸨。

我心生不安地抬头看过去,随即看到了项重那张阴冷的脸。他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圆顶帽子,被我用水壶砸出的伤口也遮掩着看不清楚。

“走吧,跟我回家。”

他伸手过来拉我,但被我带着抵触情绪地躲闪开去。

“我不回去了,”我压抑着心里不断涌起的委屈,噙着眼泪倔强地抬头注视着他,“我也不会再回去了。”

项重的脸色有些难看了,拳头紧紧攥拢又缓缓地松了开。


松鼠AI加盟 http://edu.pcbaby.com.cn/487/4879636.html

洁洁网